来源:解放日报 原标题:15家大小民宿领到“准生证”,呈现出蓬勃发展、各具特色繁荣景象 金山探索打造推进乡村振兴重要支点

  ■本报首席记者 黄勇娣通讯员 宗晨亮

  前不久,“80后”创业者彭晓燕拿到了“金山区民宿备案登记证明”,当天就把这张“准生证”摆在了自家前台的醒目位置。

  她经营的“涵七”民宿,就坐落于金山廊下镇的“网红”景点枫叶岛旁。过去,市区游客到廊下观光,入夜找不到歇息的地方,只能打道回府。为了给游客一个“留下来的理由”,在市区当设计师的彭晓燕便盯上了父亲的村里老宅,将其改造装修成一座北欧极简风的民宿,很快受到城里年轻人的追捧。但彭晓燕在高兴之余也曾忐忑:“把农宅用于民宿经营,到底合不合政策?”

  其实,她担心的问题,也曾困扰着其他民宿经营者。但如今,金山区已有15家大小民宿领到了“准生证”,呈现出蓬勃发展、各具特色的繁荣景象,成为推进乡村振兴的重要支点。

  上门“会诊”,助民宿“过五关”

  “彭晓燕”们的心病,受到了金山区委书记赵卫星的关注。

  这两年,在不知不觉中,金山民宿经济“风生水起”:在金山嘴渔村、廊下郊野公园、枫泾古镇,涌现了近20家民宿,同时,还有更多民宿在建或规划中……市场已经起跑,但与之配套的政策却还没跟上。

  去年夏天,赵卫星利用休假时间,入住体验浙江桐庐的民宿。浙江民宿蓬勃兴起的态势,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发展新业态,要有新思维。既然市民对民宿有需求,市场有响应,就应该突破政策藩篱,帮助引导民宿健康发展、高品质发展。”赵卫星表示,金山要努力成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先行区,就必须采取措施吸引人才、资金、技术、文化创意回流农村,“发展精品民宿不失为一个好的支点”。

  经过4个多月的密集调研,去年9月,《金山区促进民宿业发展的意见》出台,让民宿发展有规可依。《意见》明确,民宿可以利用宅基地住宅、集体用房或配套用房等资源,算是为民宿用房用地 “松了绑”。《意见》还“贴心”地提出了建立联合审批、联合踏勘机制。今年 5、6月间,廊下镇邀请区消防、公安、卫生、市场监管、环保等部门工作人员多次组团上门“会诊”,对不符合政策的环节逐一指导。从消防部门要求的灭火器、烟雾报警器、应急照明到公安要求的内部摄像头,从卫生部门要求的布草间到市场监管部门要求的消毒柜…… “涵七”按照规定逐一整改达标,最终顺利通过验收备案。截至目前,金山全区已有15家民宿通过验收备案。

  厘清“破”与“守”之间的界限,是全程参与验收的廊下镇副镇长李晔红的最深感受:“作为政府部门,我们全力支持民宿发展,但安全是不可触碰的红线,绝不能因鼓励发展民宿而放松安全关。”

  注入文化,打造走心的“3.0版民宿”

  在“涵七”不远处,还有一座小有名气的民宿——“江南莲湘”。

  从大厅到客房,处处融入白墙、黛瓦、观音兜的江南风。案头,土布制作的小包和餐盒,令客房显得古朴雅致。 下转◆4版(上接第1版)在这里住宿的游客,还可以参与“八个一”乡土文化体验项目:学一节莲湘舞蹈、玩一个农家游戏、画一幅简易扇画、学一句本地土话、做一道农家点心、干一下农家小活、学一个节气知识、缝一个手工包包。

  民宿主人曹月芳退休后经营民宿,心心念念要 “把民俗混搭民宿”。“如果标准化装修、连锁化经营,民宿和宾馆就没有区别了。”曹月芳坦言,经营民宿就像雕琢艺术品,要有文化特色和家的温度。

  “有房子还有故事”的民宿留住了游客的心。一位北方客人入住后,被曹月芳讲述的廊下历史故事和打莲湘深深吸引,此后又两次前来入住。他对曹月芳说:“五星级宾馆我都不愿住,就想住到你这里。”

  如果说农家乐住宿是 “1.0版民宿”,那么,标准化提升的民宿就是“2.0版”。而如今在金山,不少民宿甚至不再满足于 “拼颜值”,而是努力打造“文化个性”,成为“有气质、有内涵”的“3.0版民宿”。

  各具特色的主题民宿,为人们提供了多样选择。金山嘴渔村的林泉渔家傲,号称是一座“五星级民宿”,曾搞过“以10本书换宿一夜”的活动,是一个充满书香的民宿;在“听海民宿”歇息,则可以凭栏观潮、眺望三岛;入住“绿竹巷”民宿,会被竹制桌椅、栅栏包围,沉浸在浓浓的竹文化中;走进“老井客栈”,这座由粮管所改造而成的民宿,让你“穿越”到了旧时光;而枫泾古镇上的山麓酒店,作为一座古宅改建的大宅民宿,让人仿佛住进了苏式园林之中……

  金山区旅游局副局长陈忠表示,对民宿业发展,既“开绿灯”又“踩刹车”,防止一哄而上、野蛮生长。接下来,金山区将建立健全引领帮扶机制,引导民宿在成熟景区集中发展,帮助经营者开发富含江南文化特色的有品质、有品位的民宿,力争实现“家家有主题、户户有特色”。

  民宿经济活了,乡村“亮点”多了

  “这边,要留出布草间的地方,过几天砌墙的时候不要忘了。”金山嘴渔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雪洪这段时间一有空就跑到胡翠萍家,对改造民宿的施工队给予提醒指导:“渔村内的民宿,大多由社会资本投资,消防、卫生等方面经验老道。而这家是村民改造自家宅基房,所以我特别不放心。”

  胡翠萍邀请专业设计公司按照徽派风格进行设计,尽管还有2个月才完成改造,但她已经想好了民宿的名字——萍聚阁。她说:“看到整个渔村的民宿发展得那么好,我自己也心动了,很想试一试。”

  以前,因为没有民宿业,金山嘴渔村一度“白天不懂夜的黑”,白天游人如织,夜晚冷冷清清。近年来,渔村公司积极引进培育精品民宿,一个民宿群落悄然成形。民宿经济让渔村“越夜越精彩”,如今越来越多的游客来渔村,不仅吹海风、尝海鲜,还要渔舟唱晚、枕海听涛。

  随着民宿经济的红火,越来越多的村民尝到了甜头。他们有的将农宅租赁给投资者,获得了租金,有的在民宿里打工,拿到了工资……比如村民褚永芳,将家里农宅委托给渔村公司,租赁给林泉渔家傲二期经营使用,一年租金有3.6万元。同时,退休的她在林泉渔家傲一期打工,每月薪金有3000余元。

  目前,金山民宿业已盘活农民闲置房10万平方米,形成了一批独具特色的乡村景观,丰富乡村旅游的内涵,吸引更多游客留下来、住下来。今年上半年,金山接待游客人数417.6万人次,同比增长4.5%,农产品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5%。